瞿小松音乐作品《行草》完整版

作者:如云文化  来源/微信公众号:ruyunwenhua 发布日期:2019-06-17


《行草》与呼吸
瞿小松自述
费城附近有一个现代艺术机构?#23567;?#40644;泉”(Yellow Spring),每年邀请不同的现代艺术团体去待个把月,做一些工作坊。1990年秋,“黄泉”邀请了香港一个实验剧团“进念二十面体”。“进念”的艺术总监荣念曾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邀我同去,于是我们一同走了趟黄泉。荣念曾是一位极松弛的艺术家,我们每天做一些工作坊之余,都会到附近的森林里走走聊聊,日子过得很闲散。
有一天,我想在录音室里做点东西,于是选了一首自己过去的舞剧作品。它开头的节奏极为缓慢,前五分钟?#25381;?#20102;一个音D。起初,这个音在中音区缓慢而微弱地进入又缓慢而微弱地消失,?#32531;?#26159;一小节“休止”,此后再次出现。我将磁带的速度调到了慢一倍,缓慢进入又缓慢消失的音变得更加缓慢而低沉,“休止”也更悠长。我将它再调慢一倍,也就是原速度的慢四倍,我依然认识这是我的作品,因为我了解它的每一个?#38468;凇?#20294;当我将速度调到原速度的慢八倍,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不再认识这是我的作品,它不再是“作品”。你知道,速度变慢之后,音高自然会降低。当速度慢至八倍,我已经无法听?#20581;?#20048;音”,只听到某种不可名状的极其深沉的“噪音”,极其极其缓慢极其极其微弱地趋近又极其极其缓慢极其极其微弱地远去,引出一个很大很大很辽阔很辽阔的空间。之后原本的一小节“休止”,这时刻对我来讲就如同万亿年。我等待下一个音的出现,但是它却一直?#32842;?#25105;想一定是机器出了毛病,刚起身,这声音又来了(模仿那声音,如同地震中的深深轰鸣)。这是我活到那么大从来?#25381;?#20307;验过的感受。
通常我听音乐,?#19981;?#22312;一片漆黑当?#23567;?#20316;曲的时候,我眼前既没色?#23460;?#27809;形象,只听见声音在无色的空?#23567;?#23601;在录音室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如同掉进了纯粹?#22868;?#19982;纯粹空间的世界,无始无终,无边无际。那是一?#33267;?#36817;无限的感觉,象是触摸到了宇宙的呼吸。我讲的这个宇宙,是中文里的宇宙,是无极的空间和无尽的?#22868;洌?#23427;容纳大地山河、容纳日月星?#20581;?#23481;纳无数的星系,是一个无限的存在。我当时掉进的是这么一个世界,感觉跟它融为一体,或者说,它将我化了进去。仔细回想,那感觉是既?#25381;小?#23427;”也?#25381;小?#25105;”,更?#25381;?#29233;恨恩怨?#30149;?#21916;恶?#22766;?#21862;这些艺术当中人们通常喜爱谈论的“永恒”话题,所以?#30340;?#26159;一种进入无限融入无形的感觉。
……
那次经历我记忆最深的是寂?#30149;?#20854;次就是那两个极慢极慢极微极微的低沉的“噪音”,对我而言,它们为寂静而在。与音乐当中人们通常理解的休止相反,那次体悟告诉我,寂静是终极的目标、是根本的存在。声音是短暂的,而寂静是永久的,声音从寂静中诞生,?#21482;?#24402;寂?#30149;?img data-echo="http://img01.xunart.com/mmbiz_jpg/ykbxianBwTXYAnESMx4L6scTAfkf1mdyL9kgfNgiaejy2ZQyFOyrxicUMJq5DRkm6ttsjlEqNl2dNgRjnJNwRmHpg/640?wx_fmt=jpeg"/>
……
也就是这些引导我创作了?#37117;擰?#31995;列室内乐作品。我只需要很有限的声音去暗示寂?#30149;?#20174;?#35760;?#32780;言,这些作品极易演奏。它的难度在于去感觉音与音之间的?#24067;牛?#21435;感觉寂静中的张力。(拙作《音乐闲话》—“禅悟俄狄浦斯”)
以上提及的这件事,是我这一世?#26494;?#21382;程当中独一无二的“音乐”经历,它呈现一个较比一切类型的“艺术”远为深广的境界。
之后,我试?#23478;?#26497;度节制的音响去暗?#23613;?#23427;”,于是有了“寂”系列室内乐作品。“云飘云散,音生音逝,唯寂静永在”,是?#37117;?-行云》的题记,也是整个系列作品的根本立意。
十年之后,《行草》里头,我步入更为松弛圆融的境界。
因为黄泉经验,突然感到西方那一?#33258;?#20063;帮不上忙,因为有一个非常不同的?#22868;?#29366;态?#22836;?#24120;不同的?#22868;?#20998;寸启示我。这个不同的?#22868;?#29366;态和不同的?#22868;?#20998;寸,广阔无极,它在西方音乐经验之外。
类似的体验我之前从来?#25381;?#36807;,觉得那两个声音之间的空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22868;?#21644;空间的海洋,是一个纯粹的东西,跟?#35805;?#24847;义人的情感,爱啊,恨啊,?#25381;?#20851;系。而那两个声音存在的意义似乎仅仅为了提醒我那个东西的存在,就是寂静的存在、无言无声的世界的存在。这个寂静和声音之间的关系是反过来的,寂静的存在并非为了证实声音的价值,而是声音提醒我寂静的存在。
……
?#37117;擰?#30340;系列,我原本打算写九首,写完第七首,2000年应台湾现代舞团“云门舞集”林怀民的委约,写了《行草》,觉得?#37117;擰?#30340;系列已经不必再往下写。“黄泉”那件事,让我进入了一个天地,打开了非常大的一扇门,触到了我身上称为“寂”的这样一个世界。而《行草》,已经把“黄泉”的感悟与前面提到的许多东西融为一体。(拙作《音乐闲话》—“出井观天”)
以上是《行草》之所以为《行草》的“背景资料”。以下,是《行草》题记:
呼吸蔡邑之“气?#25381;?#24687;”,
呼吸?#36153;?#27957;之“澄神静虑”,
呼吸王右军之“?#26159;?#24847;”。
呼吸文征明之小楷,千字走转一笔不?#39029;?#27668;绵绵神宁心?#30149;?br>呼吸王羲之的圆融?#21453;?#39068;真卿之大开大阖张旭之急走狂奔怀素之挥云撒漏。
吐纳于天地不言不议之呼吸,
化隐于含容万物之虚空。
临了,说即不是。
毕竟要听的非说亦非书,仅?#32531;?#23481;于虚空中缓缓发响的音声。
史上书家论道,汉代蔡邑的“气?#25381;?#24687;”,讲?#23458;?#32435;幽缓;晋代王羲之的“?#26159;?#24847;”,讲究成竹在胸的意念;唐代?#36153;?#27957;的“澄神静虑”,讲究心境澄澈。
气缓,息深,心静,我的体会,蔡、王、?#36153;?#35770;书法,如同禅家谈禅、道家论道。可见书法于古人,并非仅仅写字而?#36873;?br>明代文征明写小楷,那么多的字,那么多的笔画,一笔不苟。“千字走转一笔不?#39029;?#27668;绵绵”,均匀平凡的节奏之中,自有从容笃定的大气。
“颜真卿之大开大阖”,是讲“颜体”。中国人教小孩子习正楷,大多喜爱以柳公权的“柳体”为帖。个人口味,相较柳体的秀俊,我更爱颜真卿的大开大阖,健硕,气壮。
“张旭之急走狂奔怀素之挥云撒漏”,说的是唐代二位草圣“颠张狂素”。
据称张旭写字,通常大醉之中纵横急走,挥毫狂?#20426;?#37202;醒之后不知所以,疑为天人所为。“颠张”狂草,当年长安一绝。
怀素是一和尚,久居长?#24120;?#21917;酒吃鱼,狂放不拘,写得一手好狂草。听说长安有个同样狂毫不拘的狂草大家,意往交结。没见着“颠张”,却见到了以“?#20048;?#25991;稿?#27605;?#35465;“天下第二行草”的颜真卿。颜鲁公询问怀素笔法师从,“狂素”答:吾观夏日奔云而悟。鲁公点拨?#27721;?#22914;屋漏痕?(旧时的房屋,草顶土墙,一旦漏雨,土墙上的水印,似有若无,有痕迹,又不着痕迹。)当下,怀素顿悟?#23433;?#38155;”。
?#24110;?#20854;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23613;!薄?#36947;德经》所言,从来是中国传统文人向往的境界。颜真卿的点拨,一如屋漏痕,似有若无,将“狂素”引入一个更为圆融的新天地。
怀素之后?#34892;?#20256;?#20048;?#20316;,从第一笔下,至最后一笔收,内息悠深,若隐若存。
史上留有一笔的书家,诸如蔡邑、王羲之、?#36153;?#27957;、颜真卿、张旭怀素、文征明等人,令我体悟甚深的,实在说,是吐纳与心?#22330;?#25152;谓吐纳,说的是吞吐宇宙能?#20426;?#25152;言心?#24120;?#20511;镜一自我暗示的观想:“心?#20174;?#23449;太虚,身即天地万物。”
其实写到后头,《行草》虽是以书法为由头,却已经超越了书法,写呼吸,写人的呼吸,写万物的呼吸,写天地的吐纳,整体结构如同苍穹。《行草》的音乐,有寂静,有狂放,有奔涌,但所有声音的深处,却是那个无声无形无限的世界。
如同波浪产生于大水,最终回归大水,声音产生于寂静,最终回归寂?#30149;?#36825;是?#37117;擰?#31995;列的基本状态。我感觉,相比之下,《行草》在我迄今为止的所有作品当中,最松弛,最从容,最放达,最宽阔,气也最悠长。“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23376;謾?#24515;经》这?#20301;埃?#34892;草》当中,声不异寂,寂不异声,声即是寂,寂即是声,声寂圆融。(拙作《音乐闲话》—“出井观天”)
《行草》的写作,使用?#30805;?#22863;大提琴与三位打击乐手,分九段:
一,“吐纳”,三位打击乐手与大提琴,极慢,极简,极静,有极多极长的静默,暗喻宇宙的呼吸。
二,“默”,大提琴独奏,极慢,极简,极静,类似禅修里头的“?#26500;邸薄?br>三,“小千字文”,大提琴与马?#32844;停?#27969;动,从容,平滑。
四,“吐纳”,三位打击乐手,极慢,极简,极静,有极多极长的静默,暗喻宇宙的呼吸。
五,“梦笔”,大提琴与三位打击乐手,极简,极静,音乐缓慢地滑动,类似印度古典音乐的无为。
六,“吐纳”,一位打击乐手,极慢,极简,极静,暗喻宇宙的呼吸。
七,“醉”,大提琴与三位打击乐手,挥云撒漏。(“挥云”,盛唐草圣怀素“观夏日奔云”悟狂草笔法;“撒漏”,颜真卿以“屋漏痕”点拨怀素。)这段“醉”,狂放不拘,大起大落。
八,“大千字文”,大提琴与三位打击乐手,流动,从容,大开大阖,如巨浪奔?#20426;?br>九,“吐纳”,三位打击乐手与大提琴,极慢,极简,极静,有极多极长的静默,暗喻宇宙的呼吸。
十,“尾声”,大提琴独奏,极慢,极简,极静,类似深度禅定......
庄子有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
现在我请大家,忘掉“正楷”,忘掉“行草”,忘掉“狂草”。忘掉书法,忘掉“背景资料”。
建议大家,自然呼吸,放松身?#27169;?#26080;所期待。
“吐纳于天地不言不议之呼吸,
化隐于含容万物之虚空。
临了,说即不是。
毕竟要听的非说亦非书,仅?#32531;?#23481;于虚空中缓缓发响的音声。”
且听声音自?#24576;?#29616;,一任肉身化为音声。
文?#32456;?#33258;瞿小松《音声之道》(三联书店出版);音?#21040;?#35758;戴耳机或放在音响?#38386;?#36175;。
谢谢大家关注收听。祝大家安详快乐!

关注如云文化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白学斯特拉斯堡关系
时时彩6码数字 宝马线上娱乐mg线路检测 腾讯分分彩是全国统一的吗 3d直选包号价目表 重庆时时彩参考软件 鼎尖娱乐可靠吗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bet338高级娱乐群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单双 pk10走势技巧心得 体育投注网址365 麻将单机版 广东11选5龙虎最多多少把 2人斗地主规则知识 金尊 重庆龙虎和开奖助手